11/15/11

戏 犹 未 尽

颜六色的橡皮圈,可让你想到了什么样的童年游戏了?

料,写了有关我当代童年游戏的文字,竟能让许多人回味、重拾得遗失了几十年的童年欢乐。

也没料到,大红花里还会有所提及童年游戏的知音知趣者。

以为,网友的童年大都应该是在八十后,因为身边八十前的人,要不不懂上网,要不不会输入中文的。

没记错的话,八十后,发展神速的电脑科技已开始占领了之前的传统童年游戏世界,流传几代的古早童年游戏不堪一击、节节败退,儿童游戏就此渐渐的进入电脑时代。

想,玩过我那个年代童年所玩的八十后已经不多了吧!

这我这童年游戏,除了是想让新生代认识上几代人的童年游戏、他们的童年快乐是怎么取得的外,其实还想带出个讯息:

快乐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很多时候并不需依靠金钱物质;只要用点心思、善用资源,快乐是就随地可取、随地可得。

“快乐可以自己制造,不必只一味依靠。”在老爸的杂记上读过的一句话。

时候,家境真的不是很充裕,爸的俸禄就只够一家过活,为了我们能过得好些,妈有时会接了一些裁缝工作赚点额外的收入。

裁缝,就会用线;用线,就会有线轴;有线轴,就会有我的玩具。

!线轴怎么作玩具。

线轴一个,橡皮圈一条,蜡烛一小段(中心穿通),竹枝大约四寸的一支、一寸长的一支。

首先将橡皮圈穿过线轴心,橡皮圈的一端穿进短竹枝卡住,另一端再穿过蜡烛段接着穿进长竹枝,这线轴车就这么简单完成了。

住线拿住线轴,朝一个方向拨着长竹枝至橡皮圈绕紧,放下线轴车,线轴车随即滚行。

得一个不够好玩,再作一个,来个比赛,看那个滚得快,滚得远。

是觉得不够好玩?

那就来个线轴铁罐车。

线轴一个,铁罐一个,粗铁线大约一尺,木棍一支。在铁罐身直打两个容得粗铁线穿过的洞,铁线的一端曲个小圈,直穿过铁罐,在大约线轴直径长度的位置折曲九十度,穿上线轴,穿过的铁线再折曲九十度,使铁线的两端呈十点钟状,绑上木棍,线轴铁罐车大功告成。

推动线轴,上面的铁罐就会随着转动

晚间,在铁罐内点上烛光,可就成了另类灯笼了,中秋节可以派上用场

妈作裁缝,我也懂哦!

我还懂设计服装呢!

是为给妹妹作的纸娃娃设计服装。

这纸娃娃虽没现在的‘芭比’娃娃华丽但却是酝酿了我对绘画设计的兴趣哦!

有了娃娃,当然不会少了家具。

从学校学来的美工,给妹妹作了火材盒家具。

除了火材盒家具,还有火材盒汽车、罗里,牙膏盒火车。。。。。

只要是盒子往往都会变成我的玩具。

膏盒潜望镜你可玩过?

一个大支庄牙膏盒,两片铅笔刨镜子就可以作个潜望镜来玩的,这也是学校的科学课学来的玩具。

在玩枪战游戏时,用来窥探对方的动静。

只是,我这潜望镜与国防部的潜水艇有个共同点,就是不能潜水。

那童年时代好像还没流行纸巾,我们只用手帕。上学必须带手帕,因为老师会检查,所以每个同学都有手帕。

我的手帕除了抹嘴擦汗,还有个用途,就是当玩具,作降落伞玩。

在手帕的四角绑上四条粗线,线的另一端束上一小块石头或贴垫圈。

用力将手帕降落伞向上抛,它降落时,手帕伞张,缓缓下降。

石头的重量要适中,太轻,撑不开伞;太重,伞未及开就着地。
在想,这是不是意味着太轻或太重的人必须选用适身的降落伞呢?
这问题,我还没深入研究。
下次乘飞机时,你可要记得向空姐问个清楚哦!
不然,出事时,有伞也如没伞呐!

花尺,当年我的最爱。
这尺我可自作不来的了,为了这把万花尺,我可是两个月忍耐不买零食存下钱买的哦!

不知是那尺的品质烂,还是我把它玩得太‘残’了,好像不是很久,它的轮齿都被磨损了。
不久前,还在一间文具店见到它,很感意外。
不知现在的孩子还玩不玩这东西。

‘东南西北’,摔纸炮,简单的小玩意,也可以让我们玩得不亦乐乎的。
滑动拼图看似容易,有时耐性失控时,玩‘臭’把它撬开,再安装回去。

纸炮枪,炮竹的替代,过年时才有得玩的玩具。

现在,这款枪应该只有古玩店才能找到的了吧!或许找到枪也找不到它的纸炮卷了。

印象中,游戏棒推出市场时,对于简单的童玩已不再感兴趣了,那时好像开始在玩黑白棋、象棋、陆军棋,百万富翁之类的。

 

10/27/11

渐 渐 失 传 的 儿 戏

学后,随着爸的调职迁居了几次,几次的邻居都没什么小孩,家里就只有兄弟俩也没什么好玩。

那时最期待的就是年终学校假期,因为可以回阿嬷家住整个假期、可以玩得尽情、玩的任意。

年终季候风吹起,放风筝时最佳时季,几乎每天都可以见到在天空高高翱翔的情景,有时连晚上也都可以见到。

晚上也放风筝?找鬼信?

不信,月高风黑时,如果闲得发慌了,带了强力电筒照寻,不难可以发现椰树正放风筝。

那其实是控制不当被椰树勾住线的失事飞筝,也可能是被另个风筝割断了线挂在椰树上的坠筝哪!

断线风筝是让那些年纪较大的孩子(正确的说是半个成人啦!),用牛皮胶水混玻璃粉炮制的线放风筝割落的。

被割落的风筝,见者就可以追抢,结果大都让椰树叔叔抢得了。

放风筝者都不希望自己的风筝会成为‘断了线的风筝’所以,发觉有不速之客冲着来时,没有武装的一方要赶紧收线降陆或躲避。

除了要留意他筝割线,还要避免让上空的两条风筝线纠结了,因为结果会是两筝俱坠的局面。

放风筝,不只是要懂得放高,还要懂得驾驭它才是,所以说放风筝不是简单的事哦!

风筝,村里的杂货店都有卖,但差不多每个村里的大男孩都懂得自作,不懂得也得装懂,因为真的不懂会让其他孩子讥笑。

记得我自作的第一个风筝是用人力跑动气流升空,那种路头路尾来回跑得满身大汗升高不过六尺、人停筝落、撕了一面作业簿折成形的风筝。

当然,那是九岁前玩的风筝,大孩子还玩这款式的风筝,会比起不懂自作风筝更糗。

喜欢在我的风筝左右翼与尾端加上长长的彩条,飘动时煞是好看,也有平衡作用,飞翔稳定却少了灵活性,容易造成飞筝失事。

风筝有季节,其他游戏也同样有季节性,这是当时儿戏的规律。

也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定下的,总之玩陀螺有它的季节,玩弹珠有它的季节,玩纸牌有它的季节。

玩陀螺季节没人玩弹珠,玩纸牌的季节没人会玩陀螺… … …或许是当时商家推动的潮流吧!

螺也是我爱玩的。

幼年,因为握不住大陀螺,舅舅让我玩的是槟榔陀螺(上了钉的槟榔)。

初学时,打出的陀螺总是钉口在上的倒转,也不知学了多久才会教陀螺正常的转。

玩陀螺有前打法,横打法与高打法。

前打是将陀螺向前抛往后抽,这通常是初

学者也是女孩玩陀螺的打法。

横打是往左抛向右抽或往右抛向左抽,学会了这打法算是晋级熟练的了。

高打是高举陀螺从上往下抛抽,这是攻击型的打法,利用抛下的力度与速度劈破他人的陀螺。

这是大男孩的玩法,玩的陀螺大都选较结实坚固的陀螺,但通常杂货店买来的陀螺大都是废木制成,经不起劈击。

所以,这陀螺季节一到,村里不时会听到“夭寿!那个砍了我的果树枝干?”的骂声。

不知又是谁的果树被偷锯了枝干作陀螺啦!最为遭殃的是柚子树与番石榴树。

不懂得攻击型的打法,就只能玩单打,各打各的,但也有发挥技巧的空间哦!
比如收陀螺与掌上转陀螺是其中。

吊收是将正在旋转的陀螺用陀绳吊起用手接收。

别以为这很容易的的事,掌握不好,陀螺接不到却是钉在头上或

脚上,那就不叫打陀螺,而是被陀螺打了。

掌上转陀螺是吊起陀螺让它落在掌心继续旋

 这是较高程度的技巧,必须不断地练习拿捏吊起的高度控制陀螺落下的坠力,摊开承接的手掌也要懂得顺陀螺的下坠力。

好久好久没玩陀螺了,都不知这些技巧还能否掌握?

节性的游戏,纸牌与弹珠比较少玩,因为少玩,所以技不如人;因为技不如人,所以很快就输完了;因为输了没钱买,所以少玩。

其实,除了得用钱买的纸牌与弹珠游戏,其他凡花钱的游戏都少玩,但我们却没因此而少游戏。

石子就没少玩,想玩这游戏时就在路边找来五颗称心的石子就玩起来了。

抓五子太简单,就找十多个蚬壳来抓,只记得抓蚬壳与抓五子有所不同,玩法规则记不起了。

提到蚬壳,想起了另个贝壳游戏。

家里若是炒了‘啦啦’,一个现象就会出现,兄弟俩抢着吃,连爸妈吃过的‘啦啦’壳也争了起来。

搞到后来两兄弟就来个协议,爸吃的属你,妈吃的属我。

争‘啦啦’壳干嘛了?

玩哪!童心还能有什么事能想的。

各将所获的‘啦啦’壳洗净,各折了一张纸,选了个自个认为最硬的‘啦啦’壳放在折纸里,然后放在掌心,两掌对压‘驳!’看谁的‘啦啦’破了。

破了,再来,破完了所有的就是输家。

写到这又让我记起一种可以玩的食物。
这食物,现在的人们少见少吃的了,嫌它胆固醇过高喔!

搞不好,还有人只知道有这食物,却不知道这食物有这东西且可以玩的。

放纸船,相信许多人都玩过,墨鱼骨帆船可玩过?

墨鱼有块、一面是硬壳、一面是一层宝丽隆似物体、富浮力的船形骨架

取出了骨架,插上了纸帆,就是一条可以航游的帆船啦!

这玩意是阿嬷教我玩的。

鱼骨可以作船玩,公鸡也有可玩的,而且还专找成年公鸡,拿它的后部来玩。

当然我们玩的不是成年公鸡或某个知名牧师或某个政坛领袖爱玩的那种成年鸡游戏。

我们只是选看那只公鸡长了漂亮的尾羽,拔了它几根作毽子而已,就只几根。

一个人一个毽子,一个毽子至少五条鸡尾羽,拔错的不算。

被我们看上的漂亮公鸡,可怜哦!变无尾鸡了。

踏车是当时的主要工具,找一个脚踏车轮圈不难,兴起时向脚踏车维修店老板要了个车轮圈,再找来一根细竹或藤条,搁在轮圈的凹处,向前推跑,滚动轮圈。

一个脚踏车轮圈可是可以玩上好一段日子呢!

们玩的‘妈妈杀’没有华丽的道具,但玩的是真火,是真炒,是真煮。

检几块石头作灶,材枝起火,铁罐为锅,蜡烛当猪油炒草叶。

有时还会砍了外公种的木薯枝干,香蕉叶盖房子呢!

实,获得快乐的主要原因不是什么玩具,而是玩伴。

再好玩的游戏,没玩伴,乐趣有限。

阿嬷家有的就是玩伴,不多,就只是邻家的张秀珠、财发、财文姐弟,三表弟妹,大妹与大弟。

我的童年不很富足,但是很丰富;我的童年不太受家长的关注,但我们很自由;我的童年没有太多的玩具陪伴,但我不孤单… …
我们的童年游戏与现代的高科技游戏相比,看来分外的幼稚和非常的原始,但我们从中习得了与童伴相处的次序,我们从中累积了生活的基本技能知识。

近非常流行提倡维护文化遗产,以上所提算不算是上几代儿童留下的人文遗产?
或许认为值得将它留传的人不会很多吧!

你认为呢

 

10/10/11

随 地 检 得 的 快 乐

 

说:

当一个人常爱想当年时,那就表示他已没有可观的前景了,所以无聊时就爱翻些往事来回首;这也表示着,他开始老了。

发觉,最近自己好像有着这迹象,文字里浮现了好许多的陈年旧事。

也有人说:

因为有过去的美好经历,才会想念,所以珍惜;

因为有过去的遭遇挫折,可以借镜,所以警惕;

因为有过去的点点滴滴,活到今日,所以感激。

回忆是好的,无论曾经尝过的是多少的甜酸苦辣,有事情可以回忆,说明了这一路走来并不是‘船过无痕迹’。

一向就喜欢回忆过去,这样就可以不断提醒自己要珍惜、警惕、感激。

次提起大山脚,必会想起阿嬷,想起了阿嬷,就会连带勾起童年回忆。

童年回忆里,离不开游戏。

因为游戏,童年充满了多姿多采、纯真烂漫的乐趣。

如果说:

儿童是游戏的化身;

游戏是儿童的权利;

游戏是成长的途径。

你会以什么理由说不同意?

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最喜欢回味的是那段人生记忆?

老年,没算在内,因为还未曾经历。

想来想去,我最喜欢的还是童年时期。

因为爸妈从没剥削我们的童年游戏权益,所以无忧无虑的快乐都在童年汇集。

童年时期,家里虽不是很穷,衣食住行没问题,购买玩具却是一种奢侈。

印象中,爸给我们买的玩具屈指可计。

虽是如此,我却还是有数不清的玩具,五花八门好玩的游戏。

就是那些玩具游戏给我的童年增添了不少难能忘怀的快乐记忆。

幼年与阿嬷同住时期,整个山林就是我的游乐天地,鸡鸭猪狗羊是我的玩伴,花果草枝叶是我的玩具。

溪水摸虾鱼,

捕蝴蝶捉蜻蜓,

滑斜坡荡秋千,

骑狗羊逐鸭鸡。

外公摘收椰子时,阿嬷就会忙着收集椰叶削椰骨作‘利丽’扫,这时阿嬷不忘用椰叶给我编织了许多蚱蜢、小鸟、神仙鱼、金鱼、风车、帽子、篮子、号角的小玩意。

 

山林里溜达,发现掉落的槟榔叶,兄弟俩就会争着坐在叶头上要舅舅拉,被拉跌
四肢朝天也乐得嘻嘻
哈哈的。
长大了一些,就争着拉较小较轻的表妹。

有时寻得两片有多,人有多,就来个比赛,看谁拉得快。

这玩法厌了,就找个差不多斜度的斜坡,用叶皮垫着溜滑。

林里多的是树树木木、花花草草,有树木花草就会有许多的昆虫,昆虫也成了我们的玩物。
捉蜻蜓是我们爱玩的活动之一。
捉蜻蜓,有时是徒手俏俏的、慢慢的拈它的尾巴捕捉。
这会比较高难度,因为蜻蜓那一对比它头还大的眼睛有上万复眼在观察四面八方,警觉性非常高。
但,再高的警觉,也有松懈失察的时候,所以我们这班小瓜的罐子里往往都装着许多红的、绿的、黄的蜻蜓。

其实捉蜻蜓还有个较容易的方法,那是用长长的椰骨,尾段沾了泡过火水的树胶丝去粘捕,成功率是百分之八十。
捉回来的蜻蜓,在它尾部系了一条线,然后让它飞,我们抓住线的另一头随着跑。
这种玩法,有时还会挑战性的换作虎头蜂,是会蟞死人的那种哦!
当然我们不会直捣黄龙的去捕捉,我们只
会趁它在垃圾堆觅食时用椰骨扫将它扫倒,接着拔掉它尾部的针,然后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将线绑在它细小的腰部。

有时捉到了哔蝉,也是如此炮制。

 

 

空网捕萤火虫放在罐里观赏,叶丛中寻捕豹虎放在火柴盒中相斗,草堆中扑捕蚱蜢,石头缝中抓蟋蟀 ,草心钓洞里的大黑蚁. . . . . . . .
得昆虫多,会遭它们的同类为它们报复的哦!
山林里蚊子多,那是不用说的啦!
那时的蚊子还没有现在的黑斑蚊那么厉害,
让蚊子钉钉倒是没什么,但就是讨厌它们几百只的在头上耳边骚扰。
有时,在草丛中川转,不小心碰到了蜜蜂巢,无论跑得多快,总还是会被蛰上几针,幸好那都只是小小蜜蜂。
还有一种也是很小很小,比细糖粒还小,但很坏的小东西,应该是草虱一类的昆虫吧!
说它坏,不只是因为让它咬上会其痒难忍,而是它专爱找隐私的地方咬,比如腋下或大腿内侧,最要命的是咬在‘鸟鸟’上。
原本的小小鸟会被它搞到像大大的金马仑小番茄似的,又痒又红又肿。
唯一解决的方案就是将它除掉。

我的妈,完了!完了!除掉喔!

阿嬷的第一方案是找出它,再用竹签挑掉。
有时让它咬得太深,肿处将它埋在皮下挑不掉,那就用第二方案,涂上风油试图辣死它。
可是往往它还没辣死,‘鸟鸟’先被辣得人乱跳了。
还是不行,再来第三方案,火攻。
是真的用火哦!火烤小鸟!?
火攻是用
吹火
筒在火里烧热,然后将热气往患处吹,直到烫死那小东西为止。
同时,‘鸟鸟’与‘蛋蛋’也被烫得十份之一熟的了。
这第三方案,可是经历了不少次的,或许我的早熟就是这样烫熟的吧!

胶籽,橡胶果壳也可以变成我们的玩具。

没有玻璃弹珠,就以橡胶籽代替;橡果壳、橡胶籽作风车;这些玩具随地可取

 

击是男孩通常都会玩的游戏,除了丫枝弹弓,我们还会玩竹枪。

 竹枪,顾名思义,是用竹管作成,靠气压原理运作的枪。

 制作简单,锯一节一尺长成熟的小竹管,再削一支推棒,摘一些小果子或泡水的小纸团作子弹。

 将一颗果子挤入并推进近管口处,再挤入第二颗,用推棒一推,竹管内果子与果子之间的空气受到气压推挤,‘啵’的一声,前颗果子被推射出去了。

 可别小看这小枪,被射着可是挺痛的咧!

‘遮里’枪的弹射力可就没那么强,但造型会比竹枪有型有款,制作功夫也比较复杂。

首先得找来一块板,锯成长枪或短枪形状,枪头绑上弹性强的胶圈,枪柄前方束紧一块木片,小木片下后半的位置塞入一条细木条作支点,成一个夹子的发射制。

一把‘遮里’枪完成了。

玩时,将连蒂的‘遮里’果果蒂夹在发射制,拉上胶圈钩住‘遮里’果。
瞄准,按下发射制,‘遮里’果被弹拉射出。

结果,射不中目标,因为目标不够大。

通常‘遮里’枪的准确射中度不是以瞄的方向为准的。

‘遮里’子弹也可以用小纸卷折成‘V’形使用。

 V’形的纸子弹,只用一条胶圈也可以射击的哦!

 这叫‘手指丫形’弹射,射中目标率比木枪高,这方法射下了不少的壁虎呢!

些曾伴随多少代人长大、不费分文,与大自然密切接触的游戏,随着城市文明的快速发展、科技的发达,充满了高科技玩具的现代,还有几个人记得、留传呢?

时候玩的东西真的好多,再写下去,这篇可要发布无期了。

 暂时就与大家分享这一些,下篇再续。

敬请留意,假如还有兴趣的话。

 

09/14/11

山 者 之 仁

山 者 之 仁

于海,只止于喜欢观赏,因为应对不了它那看似温柔宽容,却是一不留神就会被它吞没的危机,所以不敢太亲近。
至于山,那就不只是喜欢看了,简直是喜爱到想投入它怀抱与它共渡晚年的程度。

当然,有水的山林会更是喜爱。

水,最好是那种淙流小溪清澈浅塘。


子张问孔子:“为什么仁者喜爱山呢?”
孔子说:“山,因为它的高大巍峨。”

像我一样迟钝的子张又问:“为什么山高大巍峨,仁者就喜爱它呢?”

“这是因为山上草木繁茂,
鸟兽成群,人们所需的一切東西山上都出产,並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是它自己卻不從人们那里索取任何東西,四面八方的人來到山上取其所需,山都慷慨給予。”
“山还兴风雷、做云雨以貫通天地,使阴阳二气调和,降下甘露以惠澤万物,万物因之得以生長,人民因之得以饱暖,这就是仁者之所以喜爱山的原因啊!”

子貢接著问道:“为什么智者喜欢水呢?”

孔子回答說:“水,它滋润万物生命而出乎自然,就像是人的美德,它流向低处,蜿蜒曲折卻有一定的方向;就像正義一样,它洶湧澎湃沒有止境,即使跌進万丈深淵,也毫不畏懼。”

“它柔弱,但是卻又无所不達,万物出入於它而变得新鮮洁淨,就像善於教化一样,这不就是智者的品格嗎?”

出老孔
以上的一番话,不是要引导你认同我是他老人家所说的仁仕智者。
单纯只是想借他老人家的智慧引述山怎么‘仁’,水如何‘智’而已。

山才是仁者,水才是智者,我只是努力以它们为榜样做人的狼。


爱山,最大的原因是:我无法讨厌有我育我的山,尤其是大山脚山。
大山,其实并不很大,它只是威斯利省几座山中最大的一座而已。

山脚,座落了一个小镇,所以人们直截了当的称它为大山脚。

大山的另边山脚还有个小镇叫居林,是‘居于山林’的意思吧!

大山下周边还有几个隶属大山脚的乡区:直落卓坤,牛河村,甘榜勿杀,甘榜孟光及武拉必新村。

在我这只狼还没出现在这大山之前,我外公一家早就住在这山中的了。

听说,大山中除了有野猪、果子狸、松鼠及许多野生动物外,还有山老鼠出没的。

山老鼠不是真的老鼠,是
一伙很让当时政府很头痛的人。
山老鼠也叫山顶人,正确的叫法是共产党人。
为了消灭山老鼠,当时的政府采取了隔离断粮策略,将原本在山中生活的良民移居集中在山下,命名为武拉必移民区的营寨。
凡要上山干活的都得通过检查,携带多余的粮食或用品药物是绝对不允许的,以防有人接济山顶人。

当时还没成为我爸的老爸在吉隆坡入役警队后就被遣派到这山脚来,他的工作就是每天检查上山工作的务民。

每天都得上山割胶,还没成为我妈的老妈,虽然是当时的村花,也不例外。

早检晚查,日渐生情,结果擦出了火花,接着他俩就有了我。

是这
大山让我爸与我妈有缘相遇,所以没有这大山就没有我。

到这生最初的的我,浮现的是穿着开裆裤在胶林里与鸡鸭猪羊狗追逐玩耍的印象
直到入学前的幼年一直都与阿嬷在山中同住。

所以说,是大山孕育我长大的。

来,老爸被调迁到另个山老鼠出没的山区,怡保的昆仑喇叭,接着咖啡山下的太平,然后又回到大山脚山下。

巧的是,现也处在居中环山的都城。

我这生几乎都离不了山。

山,注定与我这生有缘,怎么叫我不爱它呢?

山,不是因为它的高大巍峨。

就如老孔说的,是它充满生气活力的草木繁茂、鳥獸成群,它的慷慨給予。

阿嬷说:“人在城中无钱没饭吃,人在山中无钱饿不死。”
这是阿嬷的山野智慧。
不是盖的
,我吃过的山猪、田鸡、四脚蛇、鳖鱼、松鼠、果子狸、野鸡,都是舅舅所捕,都不费分文。
也吃过不少的阿嬷在山中栽种的各种菜果,还有随意摘取的野菜山果。那些野菜山果,或许你也吃过,但你可知它可是野生的?

其实,有许多野菜山果现今都可在市场上买到的了。

这与你分享一些,以防有天像山老鼠一样被逼上
山时,不至于饿死。
但我可要警告在先:

在没非常肯定前,可别乱吃,吃出事来,我可不负责的哦!



下,要写的是一段悼文。
预先为你的好学,不小心试吃了有毒野菜山果牺牲而写的?

当然不是,我才没那么狠毒的这么咒你。

老孔说,喜爱山水的人,是仁者智者不是吗?

这段悼文是要写给曾经孕育我长大的山林。

因为,这片山林已被孟光水坝当局征用以扩充造福人民,它可能将会永远淹没水底的了。

鬼啦!

从没写过什么呜呼哀哉的悼文,怎么写?

恐怕写出不伦不类的黑色幽默,笑死了人,那可真要硬着头皮写悼文了。

就以
这编文字默哀敬上吧!
见了!山林,感谢您的恩惠。

08/1/11

看 海 的 日 子

《看海的日子》是一部小说:

一部台湾著名文学作家黄春明著作,刻劃委身青樓卻不向命運低頭的妓女白梅,為了給孩子良好的環境,以堅強的意志,重新找回生存尊嚴的故事。

是听过这部小说,可是到现在都还没读过。

《看海的日子》是一部电影:

一部原著小说改编,由性感女星陆小芬主演,夺得第廿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奖,最佳剧情片奖,最佳改編剧本奖的电影。

也听过这部电影,但是到今天也都还没看过。

《看海的日子》是一首歌曲;

一首由张美贤作词,伍思凯陈道作曲李克勤唱的主唱的歌曲。

也听过这首歌曲,就是一直都没认真唱过。

《看海的日子》是一段因失恋、因失业、因失意,无聊得跑到海边呆坐看海的时光。

这倒是我经历过的几段时光。

看海,不是因为特别喜欢海,反之,对海的感觉却是不怎么好。

一次,不懂水性的自己在泳池乱游,误游入七尺深处险遭没顶给吓破了胆后,大海就让我有了莫名的恐惧感。


尤其是看着‘碧海连天茫然无际一片、海阔天空万里无岸一见’情景。

想象过,假若有天掉入这样的大海中情景。

甭说不懂水性,就算任我精通什么蛙式、狗扒式、豚游式、自由式再加上仰式,我可有足够的精力?

想到还没能游到岸已经精疲力尽,然后就报应的轮为甘梦鱼的食物的情况,寒气顿由心冷到发梢。

也想过,就算幸运的让我碰上了救生艇或抓着了救生圈、浮板什么的。

看看四周,除了海水就是海浪,除了勉强可以凭太阳分得出东南西北,却看不见岸在何方,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听,就只能不由自主的飘呀飘的!还没到岸已经渴干饿死的结果,脑袋已经开始缺氧了。

总之,就是同意前人留下的一句话:欺山莫欺水,欺水有水鬼。

看海,不是喜欢海,是喜欢看有画面的海景。

点点游帆、泛泛渔船、悠翔鸥鸟、跳跃豚鱼的海面让我觉得比较有安全感。

晨曦旭日或晚霞夕阳的海景煞也爱看,欣赏天涯海角变化无穷的缤纷色彩。

那段看海的日子,看的就日落晚霞时段的海。

 ‘夕阳无限好,只惜近黄昏’ 往往就感染了低落的情绪,心情随着天色变得更沉暗。

白日看海,让我觉惊慌失措;黄昏看海,让我更觉面临黑暗。

结论是:情绪低落的我不适合看这两时段的海。

看旭日从东升的海吧!不就有趋向光明的积极了吗?

可惜当时身在西岸的北海,那会有日出海面好看的?

除非地球也随着我当时的颠倒生活,反常的顺时针自转了。

写到这,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到东海岸去体会一下真正的海面晨曦日升的感觉效果?

《看海的日子》是我目前工作的需要。

现今的工作是旅游T恤设计,部分景点与海有关,所以常就会接触海以捕捉灵感。

最近才到沙巴的神山市观海来过,对于那的海印象还不错。

清澈的海水,渔船,渔港,朴素的岛屿,丰富的海洋味道还保留着。

相比之下,一致以来与我较亲近的槟榔屿海域已不再是我的首选。

以前爱到那露营的姆加角(Muka Head ,巴巷湾(Teluk Bahang),巴都丁宜(Batu Ferringhi)已被发展的副产品给污染得不知所谓了。

最近常与之近距离,波德申海域的葛芒湾(Teluk  Kemang)、召佳娜海滨(Pantai Saujana)、扎海牙海滨(Pantai Cahaya Negeri)、丹绒比汝(Tanjung Biru)更是杂乱污脏。

昔日无聊呆坐的北海‘不洗海滨’(Pantai Bersih),谈水湾(Teluk Air Tawar),用尽了五瓶‘挨模’眼药水,再通过望远镜,看的槟岛景象还是摸摸糊糊的。

或许你会认为我那是近视兼老花,你来看吧!你会肯定的告诉我:那是空气污染。

仍能保持自然原貌的海景海境,听说都在东海岸,但就只听说,都没看过。

其实,北马的浪交怡岛屿的海景也不错的,上次到那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

忘了是在那个岛屿的海边,但却记得站在水里与缤纷鱼群、鲨鱼近距离接触的乐趣。

有人说,海底的景色会更神秘更美丽,我同意,但还是没筹足勇气条件下去尝试。

偏偏与我有关的旅游点却有许多与海底有关的。

有天,老板告诉我说:为了作出更好的作品,你得到海底看一轮。

我想,届时我该怎么办?

可笑吗?一个怕海的鱼?

是,我是双鱼,但是天上的双鱼座,不是海里的鱼。

况且,我只是拥有双鱼座性格的狼,狼不在海里生活。

一只不懂水性的双鱼狼害怕大海,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一只不懂欣赏海的美丽一面的双鱼狼,那才是贻笑四方的事。

05/10/11

八 百 里 路 辛 与 苦


开新西兰当外劳不说,自一九七六年回归故乡大山脚谋生后,再也没远离他处工作过,最远也只不过在这之前的槟岛。

从没想到事隔卅多年还会重到老远的都城来工作,要不是这有我梦寐以求的事,想我多数不会选择回到这都市生活。

除了不喜欢都市的繁忙紧张生活外,距离也是原因之一,就是不习惯往返家乡时的舟车劳顿。

每每往返家乡时,人还没上路心已觉累苦,抵步后,至少也要睡他大半天元气才能恢复。

况且,还有好几次刻苦铭心的经历感觉。

想起新西兰那趟十多小时的航程,那苦累的感觉至今都还没完全消散的呢!

但,还好每次到家的感觉还是美好的,所以再怎么不习惯舟车劳顿,还是想回家。

常同意,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任何好事总得有所付出。

这次能够在都城实现自己的梦想,当然,付出代价也是必然的事。

所以,唯有欣然接受往返家乡八百里路的辛和苦。

百里路,远吗?

八百华里,也只不过四百公里左右。

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一小时行驶一百一十公里的车速,走高速公路也只不过三小时多的路程,乘巴士最也只不过五六个小时吧了!

你看一场戏后吃一顿饭逛一下街,我也到了,何苦之有呢?

但是这年,我却是体验了花将近十四小时的路程从大山脚回到都城来的经历,破了我这生的记录。

搞不好会有人以为我骑九十公升的‘Honda上路的呢!

其实,我是有过骑着速速骑载着女友往来大山脚到九十多公里的太平经验的。

拥有那次的经验后的结果是,女友跑得比我的速速骑还快还远的。

以现代潮语来说,劈腿了!

劈开两条腿变四条开溜了!

那次经验后,下了决心,一定要让自己设法把两个轮的坐骑也变四个轮来。

四轮轿车是曾经拥有过,只是驾了整廿年的丰田花冠70,失修当废铁卖了。

这次的代步工具是六个大轮的冷气巴士。

六个轮跑八百里竟要花上十四小时?你信吗?

八百里除于十四小时,一小时跑约六十里,同等一小时约廿八公里的时速。

我的妈,莫非这司机让最近频频发生长巴死亡意外,警惕得更加特别额外小心了?

虽然对长途巴士的安全没什么信心,但若知他会小心得那么夸张,我也不会乘搭他的巴士。

说这年初四,过了年要回来都城工作。

都说好几十年没远离他乡工作的,忘了大假期将会面对买不到车票的情况,毫无心理准备的早上十点多搭车到北海的车站转搭长途巴士回都城复命。

到站,一看满站的人山人海,感觉情况有点不妙的了。

再看,怎么没见人来拉票,感觉情况大大的不妙。

三看,柜台里的售票员大都不坐面外的了,感觉情况大大的不好!

问了,都翻翻手掌直接的反问:两天后的要不要预定?

还好,急得热锅上蚂蚁时,让我碰上一张临时退票,但却要我四十令吉,比平时贵了八令吉。

也罢!不然怎的?

这一也罢,也要我在密度人潮、污热空气的环境呆上三个多小时的,因为四十令吉换来的是下午两点的车。

还好,苦候中还有事情可以打发时间解闷,看越南妹越南仔。

咦!那来那么多的越南人,好像都要到中南马去的。

莫非都到槟城来玩,过完猫年要回去工作岗位的外劳?

没错,我们华人过的是兔年,他们的是猫年,他们的生肖是有属猫的。

连这也写上了,你说我当时有多无聊苦闷?这就是那时心情残留至今的哪!

了半个小时多的巴士来了,是一辆临时长途。

好了,终于可以上车舒服一点坐着了。

嗯!?怎么只有一边的座位有冷气?而偏偏坏的就我们这边?

!这时候有车可以让你赶上算好啦!要以感恩的心情自慰,闭眼休息。

巴士启程了,半眯着眼视觉巴士是在大山脚游览了一圈后才走入正途,过收费站时却已是近四点了。

过了收费站进了高速公路,感觉巴士没动似的,睁大眼,看到的是蚂蚁队形的车阵。

全程,除了某些小段路,大大小小的车像整千只龟儿在爬着,感觉到巴士司机猛按喇叭的烦躁。

到达都城的大使路车站已是午夜时分,一路屈在冷气不足的车厢里都没能安稳休息过,除去等班车的时间不算,这九小时车程真的好难受。

实,这已算好很多了。

比起卅多年前,没有高速公路,没有长途巴士服务的时代,这又算什么呢?

你可曾体验过从都城全程十个小时站着到大山脚的经历?

那是当年在都城工作的我乘着大假日回乡的经历。

当时的长途公共交通就只有火车与德士,德士车费不便宜,所以大都只选择火车,每当大假日,火车都会爆满的。

我说的爆满,是真正的爆满那种。

上车是要用挤的,挤不上就攀窗进;票是没座号的,座位是争得者坐;位子坐满了,就只有挤个空间站立着。

这种挤罐头沙丁鱼式、转个身也难、站麻了脚也无法蹲休、呼吸着充满汗臭污浊空气直达目的地的旅程经历,我经历了两次。

这也让我尝试了站着睡觉的经验,累得睡着了也不会倒下的那种,因为四周的人会把你支撑着。

告诉你个秘密,其实,这其中也有个好处。

第一次没人指点,我就没沾着好处。

第二次,尝试了,竟然成功的。

那是,不买票强上车搭霸王。

高人指点,通常这种状况,铁道局是无法控制的任由乘客上车的,虽途中会查票,但票员也没法执行任务,除非一部分乘客下了车没那么拥挤时。

如果,查票员查到没票,再虚报是由之前最近一站上车的,这样罚款就少点。

那次我运气好,一路上都没查票,就这样成功的省下车资,过后心里也没怎么感内疚,因为我是全程被罚站九小时的了,还要罚什么钱?

 

是大假日,偷不了铁道局的鸡,为了省钱,我就会搭另类交通。

猜猜是什么交通工具?

我说,你想爆了头也不会猜对的。

现在想起,真的很佩服当年的冒险精神哪!因为那是完完全全不被保障的载客工具。

现在你要我搭夜班的长途巴士,我都还得反复思量的呢!别说乘搭上面所提的另类交通。

那是运报的货车,见过吗?

运报者为了赚点外快,他们就会让人补点钱搭顺风,他的准证只能载报不能载客的。

要注意哦!那是运报车哦!没有座位的哦!

哦!乘客坐那呢?

放心,虽没座位但有得睡。

是的,是有得睡的,一条条的躺在没窗、没通风系统、一半叠平了报扎上面的后厢,一车躺着六条。

别以为有得睡比坐舒服哦!想象小时候,要睡了,卡咔轰骂后心感不忿,用力的摇晃你摇篮发泄的感觉。

还有,那是运报车嘛!报纸是要分发的,一路分发到终点,而且是用赶的。

我们这些乘客就躺在报扎上,你说,我们要怎么办?

停车、叫唤、移动、回躺,就这么一路重复折腾的到北海,补费五令吉。

相比之下,德士廿令吉,火车十令吉,真的很便宜咧!

省下的钱至少可以在都城吃十次的猪肠粉咧!

 

实,还有个更省的交通工具,每次回来都城时都会乘搭的。

那是运输公司的顺风车,常搭的是老爸认识的泰利栈运输公司的罗里。

那种没门的马赛地罗里,就坐在司机座旁。

这比报车好点,通风,多点空间,但坐的是硬绷绷的板座,而且不能靠边坐,怕睡着了不小心会倾倒跌车外了。

重点是,这顺风车是免费的。

就因为这样的省法,当时只有两百多令吉月薪的我才能每三个月回乡一次。

这次的经历,虽是熬了较长的时间,但总算有个较舒服的座位可以坐躺,不错的了。

想起老爸的一番话:

有所遭遇时,想想过去的经历,

如果感觉眼前没过去糟,那是幸福;

如果感觉是更糟时,别要抱怨,那是因为你没进步。

常生不满情绪的,定是没有苦过的人,这种人大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以为他所有都是必然的二世祖

我不是纨绔子,所以我容易觉得快乐知足

 

 

01/25/10

年 的 杂 谈


 


传说,‘年’是一只凶猛的怪兽。


据说每到岁末,年兽就会出来吞食畜牲伤害人命,人们都会在这时想尽法子躲开这祸害,躲过了就叫‘过年’,并在躲过后的这天大事开心庆祝。


 


炎黄子孙过的是‘年’,韩国人,日本人,越南人用的是中国农历,但却未必有过‘年’(不清楚他们可有年兽之说?);西历的元日其实也不叫‘年’,是叫‘余耳’。


 但‘年’即已取代了‘岁’或‘载’,年就年吧!若提出异议了,相信不用大炮或爆竹,我也会被人用文字炮轰到过不了这将来的年关的,我还想活多几十岁,人生没几个几十年哦!


 


常听说‘马来人过年’,马来人过年了吗?


开斋节是全世界的回教徒通过斋戒考验后庆祝的日子,不是过年。


其实回教徒也有历法,那就是回历,若一定要他们也有年过的话,回历第一天(awal muharam)就是他们的‘年’,但这也不是马来人专有,而是属于华裔、印裔回教徒,所有的回教徒的,所以这也不能说成马来人‘过年’。(拜托,马来人说的‘ hari  raya ’不是‘过年’的意思,别将它胡乱套用了。)


除了‘马来人过年’,还有‘印度人过年’,啊哟嘛!


兴都教也有历法,同样的,所过的年绝对不是大家所认为的‘屠妖节’。


发现,还有些华裔基督徒竟然不过华人新年的,他们只过‘红毛年’,难道皈依了基督就不再是华人了?噢!他的上帝!


没有华裔回教徒朋友,不知他们可有庆祝华人新年?


 


“你们回族过的年是不是也和我们马来西亚的马来人一样的吗?” 在新西兰时一个马来西亚的华胞问同住的中国回族。


 “在中国,无论你信的是什么宗教,只要是炎黄子孙,大家都会过传统的农历新年。”,中国回族这么回说。


 


我不是什么家,所以我一直都在学,学我所不懂,学我所不明的‘学者’,可是社会上常就有许多有识之士就爱以所谓的习惯法灌输了我错误的资讯。


尽信书,不如无书;不要人云亦云。


不是我们应该持有的视事态度吗?


‘大部分人认定的也未必就是绝对的’。


自知没分量,但还是想请一直将这搞错的人们(包括文人,报人,教师,德高望重的领袖)纠正,以免误导流传贻笑四方,让他族认定我们马来西亚的华族缺乏常识的。


 


虎年将至,与大家‘炮炮’下一些与‘年’有关的事,唬唬大家。


除旧迎新,新年进步,步步高升。。。。。

12/30/09

《 谦 艺 双 鱼 狼 》 之 狼

    


 



 


“把咩咩看好哦!别让狼给咬去了。”小时候,阿嬷要我放羊时总爱这么叮咛。


“阿嬷,什么人?人会咬咩咩的咩?” 阿嬷说的是福建话,狼与人两字都同一个读音的。


“不是人,是狼。”


“噢!那个狼是什么样子的?”


“狼哦!长得像狗,但比狗还凶的,它会吃羊。”


“那,它会不会吃我的?”


“会,但不用怕,见到它你用棍打他。”


这是大约五六岁时阿嬷给我狼的印象,但就没见过真正的狼。


 


《小红帽与大灰狼》,《三只小猪与大灰狼》,还有其他忘了题目的童话故事与插图,终于让我认识也见到狼的模样,原来狼真的是个大坏蛋。


除了知道有大灰狼,我还知道有种叫色狼,这是阿姨们时常这么说男生们的,但就只对他们不喜欢的男生这么叫而已。


我也学着这么得叫,但却不很清楚色狼的意思,至到有个邻园的少女直喊,偷看她在露天井边冲凉的舅舅‘色狼’时。


说冲凉,不说洗澡,因为她当时是围着纱笼的。


围着纱笼的澡怎么洗?(当然这是写到这想起的问题,当时什么都还小的我怎会想起这问题呢?)


 


狼心狗肺,狼狈为奸,引狼入室,名声狼藉。。。。。。。


有狼字的成语几乎没存有好意的。


狼真得那么坏?


与狼同音的福建话‘人’不坏?


所谓狼的坏只不过为了生存猎食人们的畜牲而已,人也还不是为了生存杀食了其他生物?


人甚至可以残杀动物取其皮毛满足虚荣的,人甚至可以为了满足口欲杀食无辜动物的,人甚至可以为了寻乐猎杀动物。。。。。。。


人,有什么资格说狼的坏话?


要数坏得可恨的的话,应算看起来可爱的老鼠。


老鼠身小,心胆自然也窄小,容不了大事务,专爱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如只因牙嘴痒而咬坏人们的用物,做事偷偷摸摸等等。。。。


可是就奇怪,好多人却喜欢它?


提到鼠,想到与鸡拜年的黄鼠狼,这种笑里藏刀、表面客气心存杀机的举动是狼不会做的。


给你作参考:黄鼠狼虽有个狼字却不属狼科,所以黄鼠狼的作为别算在狼的身上。


 


那天,扇扇在我《恢复正常》下留了问题。


“你是不是宅男?”


“不是宅男,而是一头正在独自疗伤的‘斋狼’”一时好玩,随意和了韵,这样回了她。


后来想想,除了受伤时爱独自疗伤静养,觉得自个的生活也挺像狼的。


守纪律,但又不受约束;爱自由,但又想固定生活;能独立,但却又渴望友群。


最像的是流浪生活。


 



 


如果说我是狼,老爸就是一头老狼。


为了生活从老远的唐山故乡漂流到这国度,落脚在吉隆坡的冼都,后来加入警队,被派北上威省大山脚任职。


就在大山脚武拉必与妈结合,爱造出了我这结晶,我就像狼一样在树林里和其他动物的陪伴下渐渐长大。


接着老狼领着当时的我这狼崽子开始流浪生活了。


从大山脚的高巴三万到怡保的昆仑拉拔,再回到大山脚,再到太平,再到北海,再回到大山脚。


住大山脚时期从武拉必到马章武莫,再到市区,再到武吉丁雅,再到双溪南美。


这还没加上本身工作因素住过吉隆坡,回到北海,到新西兰,与现在的槟岛。


其实蛮喜欢流浪生活的,在想,如果有天有能力去旅游的话,我会像林语堂所说的:


 



 


现时,还是好好的过我的‘斋狼’生活吧!


 


《谦艺双鱼狼》,其实是谦艺,双鱼,狼。


谦艺是称呼,双鱼代表着性格,狼象征了生活。


是谦艺,不是双鱼狼;是有着双鱼性格狼似生活的谦艺。

12/11/09

《 谦 艺 双 鱼 狼 》 之 双 鱼



相信命运这回事,但不相信相士;相信星座的性格分析,但不会相信星座的运程预测。 


双鱼不是一只鱼,严格来说也不是两只鱼,双鱼是219日至320日出生者的所属星座名。


既不是鱼,当然腌不成咸鱼,所以不能叫咸鱼,最多只能叫咸鱼星座,可是天上那有什么咸鱼星座?所以也不能叫咸鱼星座。


 


据说双鱼是十二星座中最感情丰富,最为多情的星座。


因此,双鱼座人常就会让人觉得有滥情的毛病,尤其是男双鱼。


相信好多双鱼男的女友或伴侣有时会对双鱼这方面的误解恨得在想:


既然这双鱼不是鱼,腌不成咸鱼,看那天忍无可忍时就把他阉了,让他变成太监鱼星座。


 


啊呀!那怎成?阉成太监怎人道?也不人道呐!


双鱼是多情,但却很善良,会为人着想,且还有舍己助人的牺牲精神,为了对方的开心与放心,不能人道就不能人道吧!


但这种不利人也损了自己阉人的事,什么样的人才会做呢?


心胸狭窄,自私自利,不懂真爱是什么的人咯!


也就是这种人常就爱批评双鱼滥情咯!


双鱼什么都可以不重视,最重视的就是爱情,遇到这种不懂爱的人,双鱼还愿牺牲?


情海那么大,何处无似水柔情?


 


双鱼确实是多情,但多情未必是滥情,双鱼的情再多就只会专注投入每段情。


其实,在情事纠纷中最受伤害的往往就是双鱼,有谁来同情双鱼?


望那些批评双鱼滥情的人?


他们或许会‘同’,但是开香槟‘同庆’,不可能给予‘同情’,所以双鱼只能自己‘痛’自己‘情’。


 


过去的事可以相信那是命运注定,未来的事相信可以由自个作决定;尽了力但却无法改变的事要认命,认命不意味着就此屈服不再拼命。


 


双鱼的多愁善感,善解人意,过分顾虑造成了双鱼的犹豫不决,优柔寡断个性。


除了最多情,双鱼另个‘最’就是处事犹豫不决,优柔寡断。


 


曾有个双鱼妹妹因为这个性让她陷入了好多的人生烦恼,最大的遗憾就是错过了一段最爱的感情。


她懊恼自己无法再投入情海,便转移了他的爱在狗儿身上,收养了好几头狗。


为狗走失了伤心,为狗生病了担心,工作的收入成半都用在狗身上,但还是没能真正的快乐过,因此而厌恶双鱼座,不想身为双鱼座。


 


“那你就想办法尽快缩短你这人生吧!然后选择你喜欢的星座重新出世,但你就能担保如愿的出生在你喜欢的星座期间吗?”


“不能,因为这不是我们所能选择安排的命运。”


“不就是咯!认命吧!但我们还可以拼命,与命运拚过。”


 


认同一句名言:“有什么样的性格,就有什么样的命运。”,所以觉得要改变未来的命运就得从改善自个的性格着手。


当然也同意另句话,“青山易改,本性难移。”,但这句话说得是‘难’,不是‘不能’。


 


双鱼的思考力,敏感度都很强。


如果能多运用这强项多翻读一些人生哲学、做人道理,反复思量理解,然后在脑子存着备用,加强理性以制衡过分的感性,遇到麻烦事,就依据道理及自定的原则处理决定。


原则就是凡事要认清事的目的,而后就只以达到目的考量为重,其他妨碍因素在不得已之下得忍痛牺牲。


双鱼弟兄姐妹们,这是原创克服犹豫不决优柔寡断的独家秘方,不妨试试。


 


其实无论出生在那个星座,都不会有完美的性格。


最重要的是,自我要非常的了解,清楚自己的所有强项,发挥它们;肯定自己一切缺点,改善它们;命运就会因你的改善而改善了。